【讲座报道】法语国家与地区研究高端论坛(Séminaire francophone)第五十三讲:特朗普时代的跨大西洋关系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9-09-29 [来源]: [浏览次数]:

2019年9月24日下午,应各大菠菜网法国研究中心、中法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之邀,法国《外交世界报》(Le Monde diplomatique)社长塞尔日·阿利米(Serge Halimi)及总编伯努瓦·布雷维尔(Benoît Bréville)先生在北外图书馆四层学术报告厅做了题为“特朗普时代的跨大西洋关系(Les relations transatlantiques au temps de Trump)”的讲座。讲座由北京外国语大学亿阳讲席教授丁一凡研究员主持。

阿利米社长认为,跨大西洋关系即美国和欧洲之间的关系是不对等的:欧洲对美国而言并不是重要的考量对象,而美国对欧洲来说却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很多实例可以佐证:欧洲电视台会招募大量驻美记者并大规模转播美国总统大选实况;欧洲在谈论政治体制的变革时常会提及美国;媒体会直接使用英语中的某些表达等。相较而言,欧洲对美国的吸引力大大逊色。美国人对欧洲的认识主要集中在社会风俗方面,他们只是利用假期走马观花式地游览欧洲城市,并不能对这片大陆有准确而深入的认识。此外,与冷战时期相比,美国对欧洲的关注度明显下降了。在冷战期间,欧洲对美国有更重要的战略意义,美国因此对欧洲进行了大规模资助。这段时间内美国驻欧洲的特约记者数量也远超现在。直到1965年,绝大多数美国移民都来自于欧洲。由此也产生了一个问题:在全球化程度加深的今天,美国对外部世界的关注却反而减少了。

接下来,阿利米社长对“美国减少对欧关注”的原因进行了分析。首先,这与历史的记忆有关。许多美国人能在欧洲大陆上看到过去的历史和自己身份的起源。其次,一旦谈及西方文化,最先想到的会是欧洲文化,美国的大学课程中也常以欧洲文化为参考。因此,美国领导人希望能够强调欧美文化之间的差异性,从而加强对自身文化的认同度。

美欧关系的另一个不对等体现在美国需要自掏腰包为欧洲盟友提供军事支持。现在,美国要求这些国家加大在军事上的投入,以此来节约自身开支。美国方面认为,借助来自美国的资金支持,欧洲国家可以在国防上节省大笔投入,从而将这笔资金用于自身发展,这将增强他们的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1971年,美欧之间爆发了贸易战和货币战。为了抢占市场份额,两者纷纷主动贬值货币。1971年8月15日,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采单方面宣布终止美元和黄金之间的可兑换性。因此,特朗普并非是美国奉行国家利益至上的单边主义政策的开端,而是继承了美国的传统。

苏联解体是欧美关系的一个转折点。冷战期间,由于担心共产主义力量强大的法国和意大利进入苏俄阵营,美国不得不对法、意两国做出了一定的让步。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了唯一的超级大国,因此关注的重点从意识形态转向了经济,与欧洲之间的竞争关系也因此成为战略上的主要考量。1993年2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提出:是时候将对外贸易视作美国国家安全的关键了。此后,在世界范围内开拓市场成为了美国的重要议题。布雷维尔总编就特朗普宣称的贸易“零和博弈”、美欧关系的当代流变、美欧在经济和军事领域的分歧等问题进行了补充性的阐释。

最后,阿利米社长就主旨发言进行了总结。他认为,随着苏联的解体和中国的崛起,欧洲在美国战略布局中的地位逐渐下降。需要注意的是,目前,美国是与中国而非欧洲存在巨大的贸易逆差,因此,中国将会是美欧谈判中的重要因素。在此基础上,他还提出了自己的两点思考:第一,中美矛盾和竞争的加剧是否会重新赋予欧洲重要的战略地位?第二,欧洲是否会通过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来掌握更多主动权,而不仅满足于充当中美竞争中的一粒棋子。

演讲结束后,现场师生就俄欧关系及前景、中欧关系等话题积极提问,两位嘉宾也给予了认真解答。现场气氛热烈,交流深入,听众受益匪浅。

(张雅坤供稿)